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丰满人性

自然是欲望自由的最大值与约束的最小值的合理比例所指向的人物我的和谐状态。

 
 
 

日志

 
 
关于我

本人中山大学文学学士,自创秩序说,涉及哲学,美学,文学评论,教育学等方面,性格开放,时尚,爱自由,独立,不愿被任何意识形态所束缚,尊重别人的观点,不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人,也不愿意别人把他的想法强加给我,欢迎各位来我博客的朋友加我为好友,共同探讨学术问题,在探讨中各取所需。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与姚老师关于哲学与文学的对话三  

2013-06-04 16:46:42|  分类: 学术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姚毓成

05-29 19:24

回复人性尊者:"趣味"或"趣味结构"是人们精神世界的集中表现,从这一角度出发来考察文艺思想或审美意识可以揭示在各种概念、范畴、观点背后隐含的丰富文化心理意蕴。士大夫阶层是中国古代文化在两千多年的发展演变中居于主导地位的知识阶层,这个知识阶层的"趣味结构"决定着中国古代文艺思想的基本特点与价值取向.士大夫阶层的"趣味结构"主要有四个相互关联的维度构成:一是鲜明的、带有某种自恋色彩的自我意识;二是高远到令人难以企及的人格理想;三是被神圣化了的"师"的角色意识;四是"道"的终极价值。"道"是整个士大夫文化的标志性范畴。儒家的"文"与"道"的关系之说在中国古代文艺思想史上居于核心位置,而此说之形成即是士大夫趣味的必然产物。自东汉以降,士大夫趣味与文人趣味并行而不悖、相得而益彰,共同引导着中国古代文学艺术的发展走势。

 回复:

05-30 13:22

作者的四个维度对古代趣味的研究有自己的独到之处,最后一个维度我不同意,应该是道佛的出世与儒家的入世以道佛为主,儒家为辅的巧妙结合。文道关系是谈论文学创作的本体论的问题跟趣味无多大关联。道学气越重的文章越很难有趣味。中国式的趣味跟道儒佛三位一体的文化有很大关联,很难用西方的趣味观来衡量,但其根源还是跟好奇,自由,爱惜,游戏心理等一定程度被遮蔽的人性因素有关,

姚毓成

05-29 19:23

回复人性尊者:文学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近日常生活,从一个人物的抽烟姿态到屋檐上的滴水,从街头小贩的吆喝口气到草原上的一只牧羊犬的奔窜,奇特的肖像,有趣的对白,血腥的格斗,微妙的眼神--总之,文学慷慨地接纳了众多学科不屑地遗弃的各种景象.当经济学在强调市场与利润的时候,文学依然在谈论人格与道德的完善.当管理学在强调规则与制度的时候,文学依然迷恋于自由与人情.当法律学在强调法治与秩序的时候,文 学依然偏爱叛逆与温情.当和学在强调实证与精确的时候,文学依然醉心于想象与超验.(南帆)

 回复:

05-30 13:22

南帆的文学观点侧重指出了文学的娱乐性,游戏性,审美性,玩赏性等超功利性,是基于目前过热的强调文学的“文”的文学评论观点,而这个观点跟实际情况并不很相符。事实上,与主流意识形态相关并侧重宣扬主流意识形态有关的文学作品更是多如牛毛,泥沙俱下。撇开这个问题不讲,我想说一下文学功利性的一面:文学可以谈论与市场与利润相适应的人格与道德,思考自由与制度规则的关系,法与温情的取舍,(现实主义冲击波这方面因素的思考有很多)。想象与超验和实证与精确的辩证。(新体验小说就要求对体验的精确描写)。一部厚重的文学作品离不开对以上功利性因素的深入阐发。

 

 

 

 

 

姚毓成

05-28 22:52

回复人性尊者:

先锋派文化与学院派有密切联系,才得以通过选择的权威化和制度的合法化。

在中国先有反学院派,然后由他们虚构出了一个学院派。学院派就成了生命力匮乏,缺少才华,象牙塔,封闭,自我中心,矫揉等等的代名词。而反学院派则理所当然地成了天才,生命,诚实,良知,开放,现实和时代,底层和草根的代表。总之什么时髦,它就是什么。问题的沉重之处还在于支撑反学院派立场,实际上只是一种以破坏为指归的简陋的粗糙的立场。写作的随心所欲,审美趣味的粗俗化和党同伐异的帮派作风。

 回复:

05-29 16:28

说的很有道理,中国的反学院派确实有这种情况,如当代的晚生代顽强拒绝与文学史对话,如洪子诚所说:旧有的意识形态无法覆盖或阐释关注的现象,他们也没有建立对这些现象的有效把握,阐释的意识形态。所以,作为学院派的对面,作为因学院派的弊端造就的反学院派,要看它是怎么反的,鼓励它反,文学的发展也需要它反,但要看它反得有没有理由,是不是以学院派同样谨慎的推理来推导出自己的观点的正确性。战略上藐视对方,战术上重视对方。你可以狂,你可以傲,甚至可以目空一切,颠覆一切,但要看你说得能不能让别人信服。哥白尼敢跟基督教作对,够狂妄了吧,但他狂妄得让人肃然起敬,他用数据与推算赢得破坏经典的匪徒的荣誉。因此支持讲道理的反学院派反对不讲道理的反学院派。反学院并非就是随心所欲,毫无章法,一味的破坏,相反,要说出作品每个地方写法的依据,要像学院派那样下大力气,苦心经营地写出既与学院派不同又别有一格的文论与作品。但这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不是可以轻举妄动的事情,百年现代大学的学院派根基不是说想把它颠覆掉就能颠覆掉的。这是我看到了学院派弊端之后不敢轻易下笔的原因。至少我目前可以批评它却没有能力颠覆它建立自己的一套文论。

 

姚毓成

05-28 16:44

回复人性尊者:从定义上说,学院批评是一种专业化的,制度化的批评。它讲究学理背景,学术积累,知识传统。学术规范等,有一定的游戏规则。

 回复:

05-28 21:54

我本身就进行过学院批评的一整套系统学习,因此,对其利弊有一定了解。不否认其专业化,制度化及相关一套规则的功绩,也承认它的在时代变化中自身有意或被迫所作出的一定开放性,如金庸小说进入批评界并引起重视。不过,它也有其弊病。一,主流意识的政治介入使文学研究独立性一定程度的损害(但介入状况已经在逐渐改善)。二,中国式抄袭习气导致的创新不足,评论与写作技法的“差不多”现象。三,传统学院批评及相关作品对民间的相对封闭性形成的空间楼阁。四,固守师承学派的狭隘偏见。还有其他种种原因导致了批评与相关文学作品的失语。这是文坛公认的事实。我来于学院批评却企图背叛学院批评,走自己的对学院与民间两头开放的文学批评路子,创新是艰难的,我发现自己目前还是无法明显的摆脱学院批评的惯性思维。要打破这套惯性思维,那是十分艰辛的事,需要创立自己的批评理论,这套理论还在酝酿之中,苦苦思索之中。也许有果也许无果,随缘。至于学院与民间,指导性“生产—传播—接受” ,现代的诱惑性“生产—传播—接受”四者的关系及相互作用,情况就更加复杂,估计需要不少资料,且没有一两万字以上的篇幅很难将之彻底说清楚。

姚毓成

05-28 11:36

回复人性尊者:“小清新”更迷恋东方式的审美趣味,迷恋具有古典文学风格的文字,如迷恋汪曾祺和张爱玲的文字、台湾作家的作品、安妮宝贝的文字,以及日本明治维新之前的文学,特别是“物语”文学等等。他们认为这种文学形式是纯粹审美的,而非工具性的;是清新的,而非重口味的;是可以缓释生存压力的,而非徒增烦恼的;是属于“治愈系”的,而非“伤害系”的。他们对文学作品的词汇、细节、情节和结构,也就是新的文学产品的内在特质,有自己独特的理解。
 “小清新”一代审美趣味的重大变化,包含着对被西方启蒙文学排除在外的东方古典趣味的回归。与此同时,他们的文学生活,包括写作、阅读和交流,并非单纯地、封闭性地属于文学,而是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比如,由文学阅读兴趣的变化引起的对影像文化趣味的特殊选择,包括对他们个人行为方式的支配,如服饰的变化,热爱自然、主张低碳环保,对时尚的淡漠、对奢侈品的抵制等等。尽管目前这一类型的文学生产还少见代表性作品,但其中无疑包含着新的发展趋势。年轻一代对文学的取舍,是未来文学生态发展的重要根据。

 回复:

05-28 13:40

小清新作为一个学派,作为一种创新的写法是值得提倡的,它的形成应该具备两个方面的因素:一,创新的内动力,从现代主义到后现代主义,各种写作技巧创新几乎达到巅峰,题材选择几乎覆盖了现当代生活的方方面面。如何开拓新的写作内容与写法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文学界苦苦思索的问题。二,站在巅峰上的回顾,因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一味的破坏性,使很多价值观受到质疑,这种质疑因其现实残酷性而把人类的哲学思考推到了一个巅峰,在无法找到新的建设性哲学之前,人们只好向古代吸取营养以探求出路。复古主义思潮应运而生。站在巅峰上的回顾的现象在文学史上经常出现,如韩愈的复古主义,元诗对唐诗的借鉴,清代的诗词文对历代的借鉴与集大成。在直面人性之恶,政治宣传性鼓动性等方面,重口味有其优势。在发挥文学娱乐功能,表现生活情趣与韵味,小清新也有自己的优势,两个对立面恰好相反相成。关键要看具体作品中有多少符合人性的因素。

姚毓成

05-28 11:36

回复人性尊者:“小清新”:一种新的审美趣味和出现----张柠
新生的自发性“生产—传播—接受”机制,是近年来出现的一种值得注意的新现象。之所以说是“自发的”,是因为它既不受制于传统的指导性“生产—传播—接受”机制,又在试图摆脱现代的诱惑性“生产—传播—接受”机制,甚至不接受文学教育的引导而自发地形成的。这种新机制的生成,首先是以青年亚文化的形式呈现出来,以网络和多样化的小型社交群落为媒介,以反传统文学体制的审美趣味和现代商业体制的审美趣味为己任,并逐步形成一种新的审美趣味。这一群体主要是80年代中后期至90年代初期出生的本科生和研究生,还有已经走向社会并参与当代文学生产的“文学青年”,他们已经成为文学的主要受众,并将成为新的文学生产的主力。其中最显著的例证是近年来出现的“小清新”,以及在此基础上产生的一种新的文学阅读方式、审美趣味和对文学市场的取舍。他们看上去温文尔雅,并无一般意义上青年亚文化的反叛性或破坏性,但是,他们审美趣味的变化,是具有颠覆性的。
“小清新”的对立面是“重口味”。“重口味”是他们的父兄辈所迷恋的东西,例如“愤青”们所迷恋的革命文学或者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小资”们所迷恋的西方现代派文学等。“重口味”的审美经验,是中国文学现代性的后果,其根源主要来自西方,如批判现实主义、现代派文学、后现代主义等。被视为“重口味”的有:悲剧性的残酷经验、超越个人经验而指向社会的“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以批判为根底的政治情结、对现代异化经验表达无休止的探索等等。

 回复:

05-28 13:39

传统的指导性“生产—传播—接受”以文本为中心,它自以为是的建立了一整套的文学理念与相应规则后,把它当为一种正确无误的精英话语强行灌输给读者,如后现代新小说,贯彻其解构理念与人物进入文本,模糊文本界限,人物物化,录像描绘等一套规则,最后才突然发现读者不买它的账。悲哀的是因其传统的顽固生命力,还有很多所谓作家死不悔改,坚持着他们的主张。现代的诱惑性“生产—传播—接受”则以读者为中心,考虑读者的需求,根据读者需要创作文学作品,注意情节的离奇,神秘色彩的渲染,影视因素如声音图像的处理等等。虽然其创作更多的是出于商业性考虑,因其创作完全是从人的角度出发的,所以,它仍然是以人为本的文学,这是我研究文学的重点内容。其弊病如粗制滥造,抄袭,名人效应等是我到目前一直在思考但还无法解决的问题。自发性的“生产—传播—接受”以近似爱好的圈子趣味为文学写作对象,它是一种从我到你的模式,以自我兴趣的中心,兼顾圈子爱好,既尊重自己的审美兴趣,又尊重圈子读者的兴趣,因此也是一种以人为本的文学学派。它同样具有诱惑性,对同圈子的读者的诱惑。它应该是现代的诱惑性“生产—传播—接受”的一种变体。具体情况要进一步思考。

姚毓成

05-26 22:24

回复人性尊者:自我怀疑却好奇;不相信却求索;友善却冷嘲。后现代主义的面孔之一——一种新颖的学术范式.

 回复:

05-27 20:17

理解后现代主义,有两个基本点:一,关系。一切现象的多元并置,开放,互相渗透,模糊。二,解构。模糊文体,主题,破坏简单观念等。把握好这两个基本点,就能理解好其新颖学术范式的来源。而我想提出现世模式,这种模式中,对立因素中有主与辅之分,从而呈现一定程度的明晰性

姚毓成

05-25 14:30

回复人性尊者:标准分是高考评价科学化的路径选择
考试报告分数的改革是我国高考评价科学转型的应有之义。标准分是当前很多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普遍采用的分数报告模式,而在我国,标准分的应用仅昙花一现。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深入研究不同分数模式的利弊对人才评价与选拔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标准分可以有效克服原始分不稳定、不可比、不可加等缺陷,更科学地实现多科目分数的比较与累加,应用于高考将产生原始分不可比拟的诸多优势,有效实现科学评价。因此,由原始分向标准分转换是高考评价的科学化的路径选择,其优点至少包括:(1)有利于降低经验式命题的风险,进一步体现考试意图;(2)有利于优化招生录取工作,促进科学选拔人才;(3)也有利于科学评价考试对象,发挥考试数据对教育教学的反拨作用。
这种说法仅供你闲读。

 回复:

05-26 22:02

标准化比原始分的做法确实更科学,不知是什么原因没有继续沿着这个路子改革下去。中国的考试改革,更重要的是试题改革。拿文学专业来说,存在严重弊病,我看过一些大学文学类研究生试题,看了相当的气愤,那也叫试题,叫背题,谁背的东西多,看的东西多,把别人的观点论证再稍微修改一下,就能得高分。这种考试方法,是在鼓励读死书,死读书,所以中国学生除了记忆力特别发达之外,几乎一无所长,看看这种教育下生产出来的中国的文学评论家,不是坚持复古的那一套,就是西方的一套,勉强有一两个能古今结合,都还是别人的东西,有谁能像西方伟人一样有他自己的独立的一套文学理论,悲哀啊

 

姚毓成

05-24 21:42

回复人性尊者:哈贝马斯提出了言语的有效性的四个基础原则:可领回性(选择可领会的表达,以便说者和听者之间能够相互理解);真实性(提供一个真实陈述的意向);真诚性(真诚表达他的意向以便听者能相信说者的话语);正确性(选择一种本身正确的话语,以便听者能够接受之,从而使言说者和听者能在以公认的规范为背景的话语中达到认同)。

 回复:

05-25 12:28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实则复杂,就领会性而言,还可以分为绝对领会性,相对领会性,圈子领会性等等,当代诗歌就是对领会性问题没有深入的思考,才最终导致其走向落寞。这个话题以前没接触过,所以在研究文学时只是无意识的运用里面一些规律,看来话语权问题的研究对我很有用,我很感兴趣。

姚毓成

05-24 15:02

回复人性尊者:本体论整理告个段落后,我准备整理真理问题。

 

姚毓成

05-24 13:37

话语权可以细分为三个层次:一是发言权,即有资格发言,有机会发言 。二是有影响力,即发言时有人愿意听,听了之后有所响应,这两个层次又可以称为基本话语权。三是话题权,即有设置话题的权力,有控制话题发展的能力。获取话语权,首先应当有话语权的意识,其次应当熟悉国际话语规则,最后应有有效举措。

 回复:

05-24 14:52

您说的话语权是从国家的国际交往的方方面面情况中来看的,是话语权的基本原则和常识。当今世界,话语权是个很值得研究的课题,以前我没有接触过话语权这个概念,刚才稍微在网上浏览一些,发现其实我对文学的研究其实已经跟话语权有很大关联了。例如,我对政治小说研究就十分重视话语权。我发现,莫言小说一个很大的弱点就在于没有明确的话语权意识,以先锋叙事消解了话语权,虽则诺贝尔奖又让之有了很大的话语权,然而这还是无法充分弥补作品的话语权不足。另外,在话语权研究中,要注意真理的问题,好像这点还没有人想的到。不知您有没有专门从真理与话语权之间的关系研究问题的资料,若有,请发给我以便一起探讨

姚毓成

05-21 13:39

回复人性尊者:这些不是书上看来的,去如皋水绘园,太仓张溥故居等处,后再读这些文化人的集子,拨开尘埃,才显现出来的。上次你说曲通八股,常州的唐荆川和昆山的归有光,都是八股文的指导老师他们的纪念地,我都去过。参观后,才寻找到一些遮蔽了的东西。

 回复:

05-21 13:58

姚老师您真了不起,很羡慕您现在的生活,我老了的是时候也能这样该多好啊。向您的治学精神致敬,除了独立思考能力,我在您面前只算是个无知的人。在独立思考能力方面我还是很自傲的,是从金刚经学来的,十多年前,我就跟金刚经展开搏斗,开始认为它句句是对的,接着认为它句句错,最后就不敢评价了。也就是说,最好我输了,输给佛祖,呵呵,而金刚经它告诉我的却是这个道理,不要受任何人,甚至可能存在的鬼神的思想的约束,永远保持独立的思考秉性,永远做回自己。我这个人是会佩服别人的,关键要别人拿出让我佩服的东西,我们这边的人不少是沽名钓誉,没有多少底子却自以为是,看得很不习惯。

姚毓成

05-20 22:58

回复人性尊者:

公安派的《袁宏道集》,《珂雪斋集》,《白苏斋类集》都是我案头书。袁宏道的游记之地大多我都去看了,其弟袁中道的《游居柿录》与《徐霞客游记》比肩的游记,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了他们的日常生活。明朝士大夫恋娈童。陈维崧与徐紫云余桃断袖之情。你可以看看。 

 回复:

05-21 12:36

谢谢您的提醒。很惭愧,跟您比起来,我读的书太少了,汗颜啊明朝士大夫恋娈童,没听说过,应该看看并想想是什么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